美国库什纳家族历史?库什纳家族背景有多强大

没有库什纳就没有总统特朗普?竞选路上的福星,曾多次盛赞女婿

今年美国大选已然落幕,作为前任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在任职的四年时间内,对于其职务上的首席顾问,同时也是自己女儿丈夫的贾瑞德·库什纳不可谓是不重用。

在美国媒体的镜头前,特朗普曾经多次与自己的幕僚女婿公开露面,并且对其赞叹有加。

特朗普对于库什纳的重视,可以说是有目共睹的。甚至可以说“没有库什纳就没有总统特朗普”,特朗普当初能够在美国大选中胜出,离不开整个库什纳家族的鼎力相助。

作为美国最为富有的家族之一,库什纳家族在经济政治上的发言权不容小觑。然而从纳*s屠*s的犹太幸存者到美国富豪家族之一,库什纳家族只用了几十年。

没有库什纳就没有总统特朗普?竞选路上的福星,曾多次盛赞女婿

一、逃亡美国的犹太家族

根据记录库什纳家族的书籍《生命的奇迹》,我们能够对这个金融大族的发展史有所了解。

库什纳家族第一次踏上美利坚的土地,是在1949年。那时候,最初的库什纳们刚刚经历了惨无人道的纳*s大屠*s。

贾瑞德的祖母雷伊出生在波兰,在纳*s入侵波兰时不幸被捕,1941年全家都被关进了集中营。

在德国纳*s的无情迫害下,她的母亲与妹妹先后逝世。直到两年后,雷伊所在的集中营中,五百名犹太人齐心协力挖出了一道逃生的地道,她才能够与自己的父亲和兄妹有了重见阳光的希望。

在伴随着众多犹太人逃到隧道口时,由于人数太多,他们不幸被纳*s发现。为了保护妹妹与父亲,她的哥哥与德国人缠斗起来,为三人争取了逃跑的时间,自己却永远地留在了波兰的集中营。

没有库什纳就没有总统特朗普?竞选路上的福星,曾多次盛赞女婿

雷伊回忆道,自己当初与父亲和妹妹逃出集中营后,辗转来到了一座秘密的营地之中,并且见到了当时波兰的反德英雄杜维亚·比斯基。

杜维亚当时活跃在白俄罗斯西部,为了对抗入侵的德国纳*s组建了一支由犹太人组成的游击队,在营地中收容了不少犹太人。也就是在这里,雷伊认识了游击队的队员之一约瑟夫·库什纳,两人迅速陷入爱河。

在苏联联军到达之后,两人迅速举办了婚礼,并且立刻启程前往意大利,并在意大利的难民营地里花费了三年之久才获得了美国的移民签证。

而也就是纳*s大屠*s的经历,才让库什纳们明白了家人的重要性,“家庭第一”也从那时候起,成为了库什纳家族的家训。

没有库什纳就没有总统特朗普?竞选路上的福星,曾多次盛赞女婿

来到美国的库什纳们早期并没有任何谋生的手段,约瑟夫·库什纳有一身力气,最初能找到的工作只有帮人做简单的木活儿。

渐渐地,随着手艺越来越好,约瑟夫“斧头男孩儿乔”的称号也渐渐流传开来,家庭的经济情况也渐渐好了起来。

二、从一无所有到房地产大族

等到积蓄足够,约瑟夫与自己的两个堂弟合伙在新泽西州的犹尼昂县买下了三块土地,凭借着自己的木工手艺开始在土地上建造住宅用以出租,在获得收益后如法炮制,开始涉足房地产业。

等到1985年约瑟夫·库什纳去世时,库什纳家族已经小有名气,成立了属于自己的公司,公司名下有着高达两万多家的出租公寓。

没有库什纳就没有总统特朗普?竞选路上的福星,曾多次盛赞女婿

库什纳的父亲紧接着接手家族事业,凭借着自己对于经济的敏感性,利用贷款与杠杆经济大赚一笔,仅仅十年就成为了美国东海岸乃至全美国最大的商业地产开发商。

飞黄腾达后的库什纳家族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本源,身为犹太人的他们在犹太慈善事业上的投入可以说是毫不吝啬:不仅仅开办了犹太学校,更是支持创办了美国大屠*s纪念馆。

可以说,反纳*s和犹太身份是库什纳家族的核心部分。在涉足政界之后,库什纳家族更是对美国的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慷慨解囊。

几乎每年,库什纳家族都会为耶路撒冷等地的犹太学生为主的医学院进行投资。

然而,不少美国媒体也曾经披露过:库什纳家族的发家史并非其宣称的那样光明正大,迅速发展的表象之下其实另有隐情,可以说是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

没有库什纳就没有总统特朗普?竞选路上的福星,曾多次盛赞女婿

原来,早先的库什纳家族曾经购入了一些破旧的长期出租公寓,但是在多年之后对当初所订立的租金有所不满。

为了向租客们多讨要房租又不惹怒自己的租客,库什纳家族找来了一堆装修队,在公寓内二十四小时装修,使得住户不堪其扰,终于是集体搬走。

而租客们一搬走,库什纳家族就对这些破旧的公寓楼进行了重新装修,转眼之间就将房子的租金提高到了原来的五倍。

1981年,贾瑞德·库什纳诞生。并且在1999年,顺利进入哈佛大学的社会学专业进行学习。

尽管库什纳家族对外的统一口径是“家族没有进行任何帮助,能够进入哈佛名校完全是库什纳自己的努力”,但是随后就有媒体披露,库什纳的父亲早在录取前就为哈佛大学捐赠了250多万元的巨款。

没有库什纳就没有总统特朗普?竞选路上的福星,曾多次盛赞女婿

“凭借自己的努力”进入哈佛大学的库什纳处处高调,随时随地身穿正装,初入校园路虎代步,一幅商业新贵的样貌在哈佛学生中可以说是鹤立鸡群。

2003年,库什纳哈佛毕业,又进入了纽约大学继续研读法学博士与MBA学位,与上次相同,库什纳入学的同时,库什纳家族的300万元捐助也划到了纽约大学的账户。

2004年,是库什纳家族风雨飘摇,遭受巨大打击的一年。这一年,库什纳的父亲查尔斯因为逃税漏税以及非法竞选等指控,被关押到了阿拉巴马州的监狱中服刑。

当时还在学校读书的库什纳开始代替父亲打理家族生意,在查尔斯入狱的一年内,库什纳不仅仅维持着庞大家族生意的运转,在周末还经常看望监狱中的父亲,以及安慰伤心欲绝的母亲。

可以说,“家族”就是库什纳们的一切。库什纳对于自己家族的重视远超于任何事情,就连自己的家人,他也有意安排住得很近,以方便时时看望。

没有库什纳就没有总统特朗普?竞选路上的福星,曾多次盛赞女婿

三、总统女儿为他改变信仰

库什纳家族因为家族历史的原因,对于自己的血统十分重视。作为家中长子,贾瑞德·库什纳更是从小就被严格要求按照犹太人的传统生活。

整个家族也是对其寄予厚望,将延续家族重要的任务托付在了他身上。所以从小开始,库什纳便跟随着自己的父亲学习金融知识,并且频繁出入各种商业场合,其经济头脑自不必说。

家族的投入确实有了回报,库什纳的聪明程度远超自己的父亲,甚至是自己的祖父。在2004年因为查尔斯入狱,库什纳家族一时间被美国各大媒体所抨击,社会风评迅速下降。

库什纳为了改变舆论风向,当即投入1000万,买下了当时处在破产边缘的《纽约观察家》,并且提拔了皮特·卡普兰作为杂志的主编,为库什纳家族解决一些舆论上的麻烦。

尽管现在的《纽约观察家》已经沦为了充斥着花边新闻的娱乐小报,但是在2014年,其价值已经高达2500万美元,远超库什纳当初对其的投入。

没有库什纳就没有总统特朗普?竞选路上的福星,曾多次盛赞女婿

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的666号办公楼,也是库什纳在2007年斥资18亿购买下的用作库什纳集团的总部。

2008年,库什纳正式成为了家族集团的CEO,在房地产领域、网络科技领域以及金融领域都有所涉猎,并在2015年被《财富》杂志评选为了“40岁以下最具影响力商业人物”之一。

除了事业上一帆风顺,库什纳在爱情上也可以说是羡煞旁人。

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美丽动人、家族背景不容小觑,在面对他的时候也心甘情愿改变自己的宗教,改信了犹太教,只是因为“不愿意错过这个了不起的新泽西男孩儿”

在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之前,库什纳可以说是一直低调非常,几乎从没有花边新闻流出,也不习惯出席重大场合大出风头。

他的好友赛尔格曾经评价他:“一点也不像那些特权阶级家的孩子,而且从来不参加夜店和豪车派对,周末也见不到人,只知道工作。”

没有库什纳就没有总统特朗普?竞选路上的福星,曾多次盛赞女婿

库什纳的自我评价也十分乐观,面对媒体采访其是否有恶习的提问,他欣然表示自己目前还找不到回答这个问题的答案。

在特朗普竞选之路上,库什纳和其背后的家族为他花费的金钱与精力可以说是数不胜数。

就连伊万卡改信犹太教一事,都成为了特朗普拉票的资本:面对媒体的反犹指责,特朗普欣然表示自己的女儿就是犹太教徒,自己的外孙更是犹太人。

谣言也就不攻自破。可以说,库什纳绝对是特朗普竞选之路上的福星,而也多亏了特朗普,才能让库什纳家族开始在美国的政界展露手脚。

两大家族的强强联手,在未来的美国造成的影响,绝对可以说是不容小觑的。


为您推荐

为您推荐

为您推荐

为您推荐

为您推荐


免责声明:本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