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支敦士登国家简介(世界上最奇葩国家)

欧洲中部,瑞士和奥地利中间,夹着一个叫做列支敦士登的小国家,它被称作“人间桃花源”。

它是全球第二富国,2018年人均GDP高达18万美元,仅次于摩洛哥。

列士敦士登:最奇葩国家,打仗临时凑80人,回来时发现多了一个人

它还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最后一次参加军事行动在1886年,犯罪率更是趋近于零。

同时,它也是最为奇葩的国家,只需要4万英镑就能做一天国王,囚犯们还能自由出入监狱。

列支敦士登坐落于阿尔卑斯山地的莱茵河谷,是全球第六小、也是唯二的双重内陆国。其国土面积仅仅160平方公里,相当于上海的40分之一;人口更是不足4万人,还不到上海的600分之一。

由于国土面积实在太小,列支敦士登存在着非常多神奇现象。比如没有军队,全国80多名警察大多时候都充当导游、向导的角色。再比如国家政府总共就5个人,除了首相、副首相外,另外3位高级官员都需要身兼数职。

列士敦士登:最奇葩国家,打仗临时凑80人,回来时发现多了一个人

最绝的是,为了节省空间,列支敦士登的政府、法院和监狱都建在同一栋3层小楼里。上层是首相、官员的办公室,下层是法院和法庭,监狱则位于地下室。

值得一提的是,列支敦士登境内就只有这一座监狱,仅布置有10间单人牢房,而且里面大多时候都空着一大半。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该国的犯罪率真的低到惊人,据说最近的一桩谋杀案都发生在90年代。另一方面则是源于,罪行较重、刑期超过2年的犯人,都会被移送到奥地利服刑,所以监狱里关的顶破天也就是些小偷扒手。

受此影响,监狱的看守人员也相当佛系,几乎不把犯人当罪犯,反而将他们视为前来小住几日的朋友。为此,列支敦士登还闹出过一个大笑话。

列士敦士登:最奇葩国家,打仗临时凑80人,回来时发现多了一个人

话说有一天,副首相久违的加班到了深夜。不料准备回家时,办公室的大门竟被锁上了。正当副首相叫天不灵、叫地不应,准备在办公室将就一宿时。楼下的一名囚犯被吵醒了,他揉着眼睛走到门外问清楚情况后,便回到地下室拿出一大串钥匙,把门给副首相开了。

原来,负责锁门的保安在准时下班之前,把钥匙直接交给了这名囚犯,一来是让他帮忙保管,二来则是让囚犯们自己出去放放风。据说,副首相在得知开门者的身份后,还震惊地问过他为什么不趁机越狱?结果回答说,国家太小了,根本无处藏身。完了还两手一摊反问道:“而且全世界难道还有比列支敦士登更好的国家吗?”可谓是妥妥的凡尔赛大师了。

当然,相比起首相被锁、囚犯开门,列支敦士登最传奇的景象,还要数“出租国家”这项特色旅游项目了。

列士敦士登:最奇葩国家,打仗临时凑80人,回来时发现多了一个人

众所周知,瑞士和奥地利都是著名的旅游胜地。冰雪与山峰交相辉映,茂密的森林环绕美丽的湖泊,再搭配上各种人文风物、古典建筑,可谓是极具童话感与梦幻感,堪称人间仙境。

而地处两国中间的列支敦士登自然也不逊色,其背靠最高海拔2599米的格劳斯皮茨峰,坐拥莱茵河,苍翠的森林、碧蓝的湖泊、高山雪峰、各色动物,一个都不少,风景绝对能用绝美来形容。

可问题是,列支敦士登实在太小了。大概两三个小时就能逛完每一个城市、每一条街道,开车则只需半个小时。毫不夸张地说,几乎都没几个人会专程来这里度假,最多就是并为瑞士、奥地利旅游计划中的一个小站点。如此一来,列支敦士登的旅游业,连同挂钩的餐饮业、住宿业、交通业,又怎么发展得起来呢?

列士敦士登:最奇葩国家,打仗临时凑80人,回来时发现多了一个人

面对硬件上的缺陷,一位政府官员提出了“出租国家”的设想。顾名思义,就是像租房、租车、租充电宝一样,把整个国家拿出来出租。只要支付足够的钱,任何人都能来列支敦士登当国王。

事实上,作为一个二元制君主立宪制国家,列支敦士登是有国王、有王室的。并且,相较于英国女王等完全被架空的名誉领袖,列支敦士登国王是实打实掌权管事的。例如弗朗茨·约瑟夫二世,他就积极引进外资、招揽人才,一手将列支敦士登打造为了“世界集邮中心”。

自古以来,任何君主制国家,君权、王权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像是在泰国,有一名男子只是在社交网站上点赞、转发了一张被PS过的普密蓬国王的照片,就被判处了32年有期徒刑。

所以,把王位拿来出租的行为,显然极其匪夷所思。不过,万事万物都有例外。事实上,列支敦士登在300多年前,还不是一个国家,而只是一块封地。

列士敦士登:最奇葩国家,打仗临时凑80人,回来时发现多了一个人

列支敦士登家族拥有900多年的悠久历史,长期效忠于罗马帝国的哈布斯堡王朝。1608年时,卡尔一世被皇帝鲁道夫二世亲封为“列支敦士登亲王”,从而一举跻身神圣罗马帝国诸侯之列。

据悉,权力巅峰时期,列支敦士登家族足足拥有101座城堡和庄园封地。不过其中仅有两处位于罗马帝国境内,即施伦贝格庄园和瓦杜兹。而在1719年,查理六世正式将两块地合二为一,并赐名“列支敦士登亲王国”,之后列支敦士登就以亲王国的身份发展下来。直到1806年,随着拿破仑大帝的入侵,列支敦士登莫名其妙就被独立成了一个主权国家。

换而言之,严格地说,列支敦士登是没有名义上的国王的,其国家元首被称为“列支敦士登大公”,或者公爵。所以,出租原本不存在的王位,其实算不上什么。

就这样,经现任大公汉斯·亚当二世亲自批准签发,列支敦士登的出租国家业务于2011年正式步入正轨。

列士敦士登:最奇葩国家,打仗临时凑80人,回来时发现多了一个人

只需要遵守提前半年预定、两天起租这两大规定,并缴纳4万英镑(约35万人民币)的租金,你就能在列支敦士登当一天“国王殿下”。白天,你可以搭乘皇家马车,在军乐队、仪仗队的拥护下,高调的来一场全国巡游;晚上则能住在皇宫里,吃着宫廷御膳,喝着宫中藏酒,排面十足。

看到这里,或许不少人会产生疑问。作为一个如此奇葩的弹丸小国,列支敦士登究竟是怎样安然度过欧洲争霸、殖民扩张时期的?其又是怎么成为全球首富的?

事实上,列支敦士登神奇的崛起之路,还得从古代史讲起。前面就提到过,列支敦士登家族在数个世纪里,一直效忠于哈布斯堡王朝。要知道,哈布斯堡家族可是欧洲历史上影响力最大、统治疆域最广的王室家族,没有之一。

列士敦士登:最奇葩国家,打仗临时凑80人,回来时发现多了一个人

16世纪初的巅峰盛世,家族成员查理五世即位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后,哈布斯堡家族的领地一度涵盖了西班牙、奥地利、匈牙利、荷兰、比利时、那不勒斯以及西班牙在美洲的全部殖民地等等。可以说,很长时间里,几乎整个欧洲都攥在哈布斯堡家族手中。

值得一提的是,哈布斯堡家族虽然繁荣昌盛了数百年,期间一直立于不败之地。但该家族却存在一个致命缺陷,那就是太过重视所谓的“血统纯正”,每一代都坚持近亲通婚。

而随着致病基因的不断叠加,哈布斯堡家族核心家族成员,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先天缺陷。例如查尔斯二世,他4岁开始讲话,8岁下地走路,30岁就全身浮肿、老态龙钟,不仅只活到39岁还一生未能生育。

列士敦士登:最奇葩国家,打仗临时凑80人,回来时发现多了一个人

严重到何种程度呢?18世纪时,西班牙和奥利地的哈布斯堡王朝,直接因为王室绝嗣而先后灭亡了。当然,几个核心王室虽然绝嗣了,但庞大的家族分支还在,所以哈布斯堡家族的统治仍在继续。

下面说回正题。正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抱着哈布斯堡家族这条粗壮的大腿,列支敦士登自然是任凭屋外风吹雨打,内部都是风平浪静。

尽管19世纪初,随着拿破仑战争爆发,神圣罗马帝国灭亡。列支敦士登阴差阳错被独立出来,并被迫加入了拿破仑控制下的“莱茵联盟”。但莱茵联盟仅仅存活了7年时间,便随着莱比锡会战、法军战败,拿破仑被流放到厄尔巴岛,而解散了。

列士敦士登:最奇葩国家,打仗临时凑80人,回来时发现多了一个人

就这样,恢复自由身的列支敦士登,在1815年迫不及待的加入了“德意志邦联”,1852年起又依附于了奥匈帝国,而它们也都归属于哈布斯堡家族统治。相当于,列支敦士登只是在外漂泊了不到10年,就又投入了老东家的怀抱。也正因如此,从奥匈帝国分裂出来的奥地利,才会对列支敦士登格外友好。

当然,除了眼光好,成功寻到一个好老大庇佑外,列支敦士登还有一个优点——足够安分守己。相比起那些实力不行,却总爱没事找事、秀存在感的国家。列支敦士登却是标准的佛系代言人。

外交、站队,嫌麻烦。自1866年正式独立后,列支敦士登第一时间就宣布成为“中立国”。接着,它就全面倒向了“全球首个永久中立国”,也就是邻居瑞士。

列士敦士登:最奇葩国家,打仗临时凑80人,回来时发现多了一个人

列支敦士登不仅在1919年一战结束后,就把国防和外交事务全权委托给了瑞士代理,组成中立联盟。它还与瑞士建立了共同经济区,货币都直接使用瑞士法郎。所以,列支敦士登虽小到毫无抵抗能力,但架不住它与两大邻国都关系亲密、利益紧密,非常的安全且安定。

打仗,不喜欢。列支敦士登最后一次参加军事行动是1886年,当时普鲁士和奥地利为了争夺统一德意志的领导权,打响了普奥战争。期间,作为奥地利的盟友,列支敦士登挑选了80个人随行出征。但奈何他们根本无心恋战,所以一直呆在防守地,与对面同样不想打仗的意大利守兵一起,过着白天打口水战、晚上各自开派对的小日子。战争结束后,列支敦士登的士兵不仅毫发无伤,队伍里还多出了一个迷路的奥地利军官。

列士敦士登:最奇葩国家,打仗临时凑80人,回来时发现多了一个人

可就算只是凑数,战争还是让其国民感到厌倦。为了避免再参与到任何军事冲突中,列支敦士登直接解散了军队。

就这样,凭借着高度的自保手段和佛系态度,以及小到毫无威胁的存在感,列支敦士登实现了高歌猛进的发展。

例如二战时期,列支敦士登就凭借和瑞士的中立联盟,成功躲开了希特勒的魔爪。不仅如此,瑞士作为一大金融中心,一度是纳*s德国兑换军用物资的站点,而相连的列支敦士登也因此受到了大量避难资本家的青睐。再加上该国超低税率的金融环境,全球有非常多公司和富豪都将列支敦士登视为“避税天堂”,纷纷来此投资注册。

列士敦士登:最奇葩国家,打仗临时凑80人,回来时发现多了一个人

除此之外,列支敦士登还拥有两大支柱性产业。一是邮票。列支敦士登被誉为“邮票王国”,政府每年都会聘请各国优秀设计师,依据国际重要人物、事件、民俗、节日等内容,打造数十套精美绝伦的邮票。像是2011年其就发行了“中国十二生肖系列”的龙年生肖邮票。据悉,列支敦士登的邮票收入一度占到了全国总收入的10%左右。

另一大支柱产业则是假牙。据说,这是源于列支敦士登有一种成分特殊的土壤,用它就能制造出世界上最好的假牙。不过,等到这种土壤消耗完毕后,假牙产业或许会随之衰败。

列士敦士登:最奇葩国家,打仗临时凑80人,回来时发现多了一个人

总之,正是凭借着疯狂涌入的外来资本,和欣欣向荣的支柱产业。列支敦士登的经济从二战起,就一直扶摇直上,常年属于上升态势。尽管由于地小人少,列支敦士登的经济总量在国际上完全排不上号,但其人均GDP却常年与摩洛哥争夺冠亚军。2018年,其虽然略微落后、位居世界第二,但18万美元的数值,足足是美国的3倍,真可谓富到流油。


为您推荐

为您推荐

为您推荐

为您推荐

为您推荐

为您推荐

为您推荐

为您推荐

为您推荐

为您推荐


免责声明:本站作为信息内容发布平台,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含文章中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